VR是真實嗎?大衛·查爾默斯談VR世界終極哲學問題

通知

本站已搬遷至 https://news.nweon.com,本站將保留一年左右。2021年底開始,本文會自動跳轉到新站對應文章https://news.nweon.com/62923

查看引用和消息源請點擊:nytimes

代碼和硅電路只是形成現實的另一個底層基板。

映維網 2019年06月28日)哲學家大衛·查爾默斯(David Chalmers)在過去二十年間一直是認知科學領域的思想先驅。查爾默斯的學術生涯始于數學,但慢慢轉向了認知科學和心靈哲學。他最終來到了美國印第安納大學,并在道格拉斯·霍夫斯塔特(憑借《哥德爾 埃舍爾 巴赫——集異璧之大成》獲得了普利策獎)的指導下進行研究。查爾默斯的論文《Toward a Theory of Consciousness》最終演變成了他的首本出版書籍《The Conscious Mind(1996)》。或許查爾默斯對哲學最為著名的貢獻是“意識的難題”:解釋主觀體驗的問題,亦即每個人心中所演繹的電影。用查爾默斯的話來說,即便“已經解釋清楚所有相關功能的效能”,它都會一直存在。

查爾默斯正在撰寫一本與即將到來的未來相關的書籍:虛擬現實,通過數字方式上傳和保存我們人類的意識,以及人工智能等等。日前紐約大學學生普拉尚斯·羅摩克里希納(Prashanth Ramakrishna)就這一未來對查爾默斯進行了采訪,并通過《紐約時報》進行了發表。下面是映維網的具體整理:

介于康德主義者和正在自掘墳墓的我們之間,你對未來的看法是如何呢?

我重視人類歷史,并且自私地希望它能夠繼續延續。我們的未來是否依然存在肉體有多重要呢?在某個時候,我認為我們必須面對這樣一個事實,即運行智能的速度比我們自己更快。如果我們希望要堅持我們的生物大腦,我們就有可能被一個擁有超高速,超智能的計算機世界所拋棄。最終,我們必須進行升級。

另一種可能的未來是全新的人工智能將接管世界,而人類變得沒有立足之地。也許我們會被降級到某個虛擬世界,或者說物理世界的某個指定區間。但這將是一個二等存在。至少它們可能會保住我們,將我們當作寵物或娛樂,或者就看在歷史的份上。這會是一個令人沮喪的結果。也許它們會讓我們進入虛擬世界,我們永遠不會知道,我們會忘記所有這一切。也許這個未來已經發生,我們現在正生活在其中一個虛擬世界。怎么說呢,這樣看來也不是那么糟糕嘛。

現在可能是定義虛擬現實的好時機,因為“虛擬”這個詞存在多種使用方式。

“虛擬”這個詞最初意味著“虛假”或“仿佛”。虛擬領帶意味著這“仿佛”是一條領帶。但經過多年的演變,“虛擬”這個詞已經發生了變化。現在它意味著“計算機生成”。

更準確地說,現實世界的功能表征能夠在虛擬現實中找到了它的模擬嗎?

對于你的問題,我的理解是:正常的現實在何種意義上可以視為真實,虛擬現實可以這樣真實嗎?這是一個重大的哲學問題。偉大的愛爾蘭哲學家喬治·貝克萊曾說道:“存在即被感知。”如果某個東西看起來像鴨子,聽起來像鴨子或諸如此類,那它就是鴨子。這是一種唯心主義:世界存在于你的大腦里。

但主流的觀點是,現實存在于你的大腦之外。對于真實,你需要的不僅僅是表象。你需要一些深層的力量或潛能。偉大的澳大利亞哲學家塞繆爾·亞歷山大曾說過:“凡是真實存在的都是具有因果效力的。” 。菲利普·K·迪克曾經說過,“現實是當你停止相信它之后卻依然存在的。”如果存在獨立于你思維的東西,具有因果力,而且你可以通過所有這些方式進行感知,對我來說,你在很大程度上屬于真實。

至少從理論上講,虛擬現實中的事物具有所有這些屬性。假如你位于虛擬世界之中,這里存在你可以感知到的對象。在虛擬世界中,即使我不在左右,虛擬大樹都能夠倒下。虛擬大樹具有因果力。虛擬大樹倒下可以給人們帶來體驗。虛擬現實只是一種不同的現實形式,但它仍然是完全真實的現實。

一般的直覺都是認為虛擬現實只是實例化的幻想,為什么你認為事實恰恰相反呢?

這要追溯至非常遙遠的哲學歷史。笛卡爾曾過:“你怎么知道現在是不是有一個魔鬼正在欺騙你,令你相信根本不存在的東西。”笛卡爾的魔鬼寓言與虛擬現實的問題有點像。現代版本的說法是‘你怎么知道你不是在黑客帝國里面呢?你怎么知道你不是在一個一切看似真實但實際不然的計算機模擬中呢?’。

認為虛擬現實并非真實的觀點源于一種已經過時的現實觀。在伊甸園中,我們認為原始空間中嵌入了一個原始的紅色蘋果,仿佛一切都如同肉眼所看一樣。現代科學告訴我們,世界并非如此。顏色只是由物體的物理反射特性所產生的一束波長,并在我們身上產生了某種體驗。凝性?世界上沒有什么是真正的實體。事物大多是空白的空間,但它們具有在我們身上產生凝性體驗的因果力。甚至空間和時間也逐漸被物理學所解釋,或者至少被歸結為更簡單的東西。

物理現實現在看起來很像虛擬現實。你可以采取這樣的觀點,‘它比物質現實更糟糕。因為這不是真的。’但我認為事實并非如此。事實證明,我們認同所有這一切并說:‘好吧,事情與我們想象中不同,但它們仍然是真實的。”這應該是對待虛擬現實的正確態度。代碼和硅電路只是形成現實的另一個底層基板。置身于計算機生成的現實之中比當代物理學告訴我們的事實更糟糕嗎?量子波函數具有不確定值?這似乎與虛擬現實一樣空洞,而且沒有實質性。但怎么說呢,我們已經習慣了。

如果說虛擬現實不僅僅只是一個替代現實,而是我們通常所存在的現實的次現實,這是否可以呢。

我認為這沒有錯。這是一種多元宇宙。這不是說不存在一個客觀現實。也許有一個客觀的宇宙,而它包含存在的所有一切。但也許有這樣一個一級宇宙,人們在其中創造了模擬和虛擬現實。也許有時候模擬之中又存在模擬。誰知道有多少個次級呢?

我曾經推測我們正處于第42級。還記得《銀河系漫游指南》嗎,他們編寫了一臺旨在尋找有關生命,宇宙和所有一切的終極問題的答案的計算機。經過多年后,計算機說,‘答案是42。’有什么問題是如此重要,以至于它成為了終極問題,而且答案只是一個簡單的數字呢?也許這樣一個問題是‘我們現在正處于什么樣的現實級別?’

你是否認為這些虛擬世界能夠追溯自己的歷史軌跡呢,包括政治系統的演變,文化的演變或諸如此類?我的直覺是它們可以做到。

已經出現了一些復刻政治哲學歷史的虛擬世界。在90年代初,MUD起初是一種獨裁統治或無政府狀態。有一個人創建了它們,這個人就是獨裁者。 然后他任命了一些巫師,而他們就是貴族。但巫師并不想要所有這些力量,所以他們把它交給了民主。現在大多數虛擬世界都是由企業所擁有和統治的公司王國。例如,林登實驗室是《第二人生》的所有者。

但這產生了問題。物質現實屬于大家。沒有任何獨裁者可以隨意打開或關閉它,或任意改變規則。缺乏民主是虛擬世界的重大風險嗎?

當然,未來會出現許多虛擬環境。我不確定我們是否應該這樣看,‘你選擇你的虛擬世界,然后你將一直接受擁有它的公司所管控。’更有可能的是,我們會非常頻繁地切斷和切換許多不同的虛擬世界。你有一個虛擬世界用于工作,一個用于娛樂,另一個用于教育。賽博空間沒有統治者。這是威廉·吉布森對虛擬現實的定義。

最后,我想知道你是否認為文明最終將從物理現實過渡到虛擬現實。我們談到了虛擬現實,物理現實和虛擬現實之間的瞬態邊界。這個房間的燈光會熄滅嗎?

如果是,這會令我感到非常驚訝。物理現實是零級現實,你總能夠在這里找到資源。我認為我們總是需要越來越多的資源。‘讓我們炸毀太陽并用它來為我們的電腦供能吧。等等,這還不夠!我們將需要前往銀河系的其他地方。’你很容易想象將出現圍繞資源展開的技術軍備競賽。這樣的事件需要以某種方式接觸外部世界。

我可以很容易想象的是,99%的人口生活在虛擬世界中,特別是如果物理世界因核戰爭或可怕氣候變化而崩潰之后。虛擬世界將更加有趣和愉快。會有人喜歡生活在零級世界,就像有人喜歡生活在城市,有人喜歡生活在鄉下一樣。我們現在社會的城市化進程正在不斷加速,但這并不意味著每個人都住在這個城市。也許我們會有一個越來越虛擬化的社會,但這并不意味著每個人都將被虛擬化。

我不認為虛擬世界會成為解決人類問題的靈丹妙藥。它們會像互聯網一樣,既會帶來美好的事情,又會導致糟糕的事情。我的預測是,它們將有足夠的空間來應對人類的各種要求。從這個意義上講,它至少能夠與物理現實相提并論。也許我們將能夠找到一些獨特的方式來令虛擬現實變得更好,并實現更多的自由,更多的公正。或許我們做不到。但我認為這至少是一個敞開的且令人興奮的未來。

更多閱讀推薦......

資訊 rb88